中国为全球减排贡献巨大

  • A+
所属分类:融资租凭

    2015年第21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1)已经为期不远。对于中国在应对气候变化领域的既有贡献,国际能源署(IEA)首席经济学家法提赫?比罗尔给出了极高的评价——“没有中国,就实现不了今天全球在清洁能源发展领域的成就。”他指出:全世界在过去5年中40%的新增清洁电力都是在中国实现的;在过去的5年中,中国在清洁能源、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投资就比美国和欧洲的投资总额都要高。在会后的专访中,比罗尔也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随着中国的政府对发展可再生能源的推动,中国的环境会变得更加清洁,对其他国家的依赖程度也会有所降低,清洁能源也可以让城市发展变得更加可持续。

    毫无疑问地,展望未来,包括太阳能、风能、水能等在内的清洁能源发电终将达到世界能源消费的首位,比罗尔表示。“未来,全球石油需求的增速会逐步下降。随着交通、汽车能效的提高,石油需求将趋向平稳,天然气将成为全球唯一稳定增长的化石能源,包括中国、印度等主要能源消费国在内,煤炭的消费将会大幅下降。”

    事实上,太阳能发电的价格已经较5年前大幅下降,而未来5年的价格也依然会保持下降的趋势。当问及可再生能源价格的降低是否会影响到石油等传统化石能源时,法提赫?比罗尔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尽管全球能源消费都在慢慢向清洁能源转变,但石油仍然是不可或缺的能源载体。“因为石油主要用于运输、汽车、飞机、轮船等等,还没有找到可以在运输部门找到能够经济可行大规模替换石油的新能源。目前的新能源主要用于发电领域,但全世界绝大多数的汽车仍然由石油驱动。”

    对于石油进口的依赖对中国而言可能更是一个不容回避的问题,比罗尔指出。“未来,中国的石油进口将会持续攀升。随着人们消费水平的提高和城镇化的发展,越来越多人会买车、坐飞机旅行,因此中国需要更多地进口石油——尤其是从中东国家。我担心,这不是短期内就能解决的问题,而将会是长期性的结构性难题。”对于全球原油价格的走势,比罗尔的判断是:“除非出现预期之外的地缘政治动荡,石油价格在未来相当的时间内不会快速上涨。”

    中国能源领域的各界专家也对国际能源署的观点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中国社会科学院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潘家华指出,在碳排放的峰值上,欧洲国家实际上在1990年就已经达到,美国在2010年达到峰值,而发展中国家能否在2030年达到峰值仍然是个未知数,“如果这意味着未来峰值的实现主要取决于发展中国家,这种结论将有待商榷。”

    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副主任邹冀指出,事实上“中国能源的很多政策措施与IEA的报告是重合的。”但不容忽视的是,研究能源的格局也必须看到经济周期的影响,也要考虑到人的因素。邹冀指出:“假设中国的中产阶级规模有1到2个亿,他们需要住房、旅行,对于能源有着很强的消费含义,而中国中产阶级的规模还会继续扩大。”同时,尽管目前的碳排放还是以制造业为主,但“根据欧美的经验,建筑和交通的部门排放会上升。”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所长韩文科则指出,尽管“消除化石能源补贴是美好的愿景,但无论是国际社会还是某个具体国家,降低补贴都是非常有挑战性的困难。”“现在,所有中国政府的文件都已经明确可再生能源将是大力发展的方向,唯一的问题就是未来如何将发展规划实实在在的落地。”

声明:
本文由投融资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投融资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发送至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